返回列表 发帖

袁炳发到成都

袁炳发到成都
骆驼
    5月9日,发哥(袁炳发)从哈尔滨飞抵成都,他在微信窗口给我留言:发哥到成都了,我这两天先办事,办完事联系。我当然不管他办不办事,问明能在成都呆几天后,武断地要求他,只给他一天时间办事,第二天必须来我的坐落在成都高新西区的火锅店,开怀畅饮!我当即发挥了曾经给市上领导做过秘书的特长,迅速联系了与发哥有关的朋友,前来作陪。
    第二天下午,四川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欧阳明满面喜色地从乐至赶来。发哥是哈尔滨市作协主要领导之一,我当然得邀请我们四川省作协的相关朋友陪陪,于是,省作协办公室主任、著名评论家税清静也穿城向西,落坐和为。作为发哥的老友,我们报社新闻总监陈勇也携夫人赶来,他们在哈尔滨,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当然,还有其他几位文艺界朋友,这里不方便一一介绍。
    晚上,纯私人聚会,又是下班时间,当然不会违背相关规定。我们就着火锅,谈生活之外,当然要谈文学。发哥对四川小小说的历史和发展过程,如数家珍。他当然也会谈到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我们相互旁敲侧击,巧妙避开。真正写文章的人,没有那么多闲散时间来考虑乱七八糟的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并纠结其中。
    按理,北方汉子以“酒量好”著称,但发哥那小酒量儿,在成都,显然会力不从心!当然,发哥的豪气还在,他依然保持着我们在福建、在深圳、在其他地方相聚时的豪情。他到邻桌敬酒,向我的同学、邻居们介绍我的小小说,将一顶顶高帽给我戴着,将相聚的激情推到高潮。酒至高兴处,发哥说要写写和为火锅,写写我们的相聚。或许,只是他乘着酒兴的随意为之;也许,发哥也和我一样,总对触动心灵最柔软部位的细节,恋恋不忘。发哥这条北方汉子,总是用自己的言行,触碰我们友情最柔软的地方……
    当然,随意写这几句话语的时候,发哥还在办他自己的事情。记下这篇流水账,旨在多年以后,还能有文字,记得我们的这次相聚。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