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爱,最后是一组词(组诗)

爱,最后是一组词(组诗)

作者 :高坚(蒙古族)


住在蝉鸣里的父亲


蝉鸣是我失眠的理由

月光窥探着我的心事

午夜过后,小径上夜露凝结

我总觉得有脚步声

离我越来越近

或者越来越远

那节奏就像父亲活着的时候

蝉鸣是我思念的原因

蝉鸣里一定住着我的父亲

蝉鸣一定来自于我父亲的村庄

父亲一定是在露珠里盖了新房

这是今夜我不知道的秘密

蝉鸣是我流泪的原因

我固执地认为

蝉鸣里一定住着我的父亲

而我的眼泪里

一定存在着父亲卑微的名字


鹊桥谣


我始终不能对一只喜鹊说什么

它只是对村庄吱吱喳喳地反复表述

它们的交流是最原始的

热爱也好记忆也好

淅淅沥沥的夜雨

淋湿了房檐下剪纸里的喜鹊

我素描颜色淡淡的鹊桥

我做银河岸边静静等待的艄公

鹊桥上流星划过

我早已遗失了画图

不能眷写一个动人的传说

这时的风没有停止问候

船没有搁浅

闲置下来的

只是另外三个珍贵的季节

浪费的是一年中的三百六十四天

一个朝代过去了又一个朝代过去了

没有更改的结局烂熟于心


速写


父亲站在夕阳里

夕阳的标签

深深镶入他的背影里

秋天的风

一遍遍的呼唤

他走不出往事的回忆

窗前

脚印越来越稀疏

一条路荒芜

他的眼睛

停留在一只飞鸟的翅膀


一个豁口的花瓷碗


蒲公英想逃离母亲的花瓷碗

我不经意摔出的豁口

四季都是花花草草的春天

一个童年的鸟窝

始终没有捅下来

从此一棵树的高度

始终比一座山高

一个灾年的夜晚

在一个豁口的花瓷碗里

父亲倒满清水饮尽一声叹息

我知道打捞不出一轮圆月

母亲盛满默默的等待

她眼睛里的丰年种植在我的心里

我从不丢落一粒粮食的秋天


呼唤


一片炊烟分娩了一片炊烟

一片炊烟装饰着一片草地萌芽的梦

一只麻雀从一个村庄飞向一片树林

一只麻雀自己读自己的故事

结尾往往是一片天空

不再有穿街而过的风

会为我理顺母亲的白发

一窗别人的灯火

种植温暖的守望

我的背影长长的

即使雕花的窗棂没有开启

思念也会把记忆迎进夜里

一杯酒淋湿一座坟墓

一杯酒里的轮回多么遥远

母亲你不呼唤我,我就会失眠

我的呼唤  不能呼唤  你的呼唤

最后我珍藏你的呼唤


说风


风是从爷爷的豁牙里跑出来的

他吹灭了桌案上的蜡烛

又喝了一口酽茶

他旱烟袋上飘荡着一朵云彩

当我提起我小时侯的脱牙

他捂着嘴笑

风是在扬场的木锨里分娩出来的

它是打谷场的法官

上的厅堂的叫粮食

一场雪以后

秕谷在筛箩下面

引诱鸟雀改变命运

风把老屋的窗纸吹破

他的目光

与记忆里母亲的目光相遇

我没有返程的车票

乡路荒芜了一回又一回

我没有捋一捋母亲吹乱的头发


修补


我流浪,我讨要一个铁匠铺

我就在一个临水的小镇

渡口上艄公吸了一上午的水烟

他等的不是爱情

夜晚降临,我拨亮了煤油灯的焾子

我用力的拉着风箱

我打造不了一个尘世

只是修补一次

一轮少年时被天狗吃掉的月亮

月圆时

在一个女子的眼眸里映现


笔名:雨问梅香

通联: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库伦旗国有瓦房牧场 高坚()

邮编:028207

电话:13500636067

QQ:1610767549

简介:

   高坚,蒙古族。祖籍山东,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人,自幼喜爱文学,并创作大量诗歌作品,曾先后在《星星》《四川文学》《草原》《内蒙古日报》《骏马》《幸福》《剑南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作品。目前在一个乡镇机关从事文秘工作。诗观是:以小草的心,领舞春天!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问好各位老师,有一段时间不能上网了,也不知道现在的论坛变化有多大了。
继续为爱人的稿子发贴。

TOP

很耐品味的一组小诗。

TOP

返回列表